野狼社区AV视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又想起母亲

[复制链接]
帝狼 发表于 2017-3-26 13: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天晚上,我在电脑桌面前上网看漫画,手机响了响,是封简讯,写着「生日快乐」,我看了看,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封了,但是发信人的号码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吗,母亲的电话号码?我愣一下,母亲主动发简讯给我?那时候欢喜的冲昏头了,颤抖的手指按下回拨键,嘟嘟嘟。
  「喂?」
  娇柔的女声,我急忙说「妈…是我」,电话那头竟然沉寂了几秒才回话,「怎麽了?」
  语气听不出来,「你不是有传简讯给我吗?生日快乐?」
  我脑海想像着母亲的脸庞,母亲说了句心寒的话「喔…那是以前设定的自动发送,旧手机我没再用了」,「这样啊…」
  妈的,原来我会错意了,曾以何时亲昵的母子,现在竟然连像个朋友闲谈都没办法,哀。
  「那不好意思,我先挂了」心里所想的,原来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罢了,母亲似乎马上就挂了电话,看来我的愚蠢程度,连我自己都想抽死我自己,继续看着漫画到深夜,才上床睡觉,我说过我很容易作梦,尤其是梦到跟母亲偷情的画面,简直心想事成。
  在梦里,我跟母亲在屏风後面,母亲背着让我搔弄他的肉臀,母亲穿着一套典雅的洋装,米色连身裙装,将母亲的柳腰曲线给显示出来,胸前的和臀部的剪裁设计,让乳房和肉臀更是完整的紧绷出来,看得我阴茎半硬,父亲在屏风後面,躺在床上,给泰式按摩。
  而梦中的我,不要问为什麽我跟母亲会在屏风後面,透过屏风上的小孔,看的到父亲的一举一动,而父亲却浑然不知,母亲的模样有些怪异,我站在母亲的正面背後是屏风,屏风是父亲,一直以还我都是从後面玩弄母亲的肉臀,而那次,却是正面着母亲,我的左手绕过母亲左腰,滑到母亲的美背,顺着下来停在母亲的左半边肉臀上,薄质的手感,连母亲的内裤都明显地感觉而到,随及五指张开,狠狠地捏着母亲的肉臀。
  母亲的发型是一头短发,戴着黑色的细框眼睛,显着知性美,像极了商场上的女人,配上母亲傲然的脸庞,更显得一番精明,我左手揉绕着母亲的左肉臀,弹性完美,微肥厚润,中年妇女最棒的就是屁股,手感掐捏得恰到好处,母亲的表情,脸颊上上微微红韵,显得娇羞迷人。
  我伸出左手的大拇指,抵着母亲的美背龙骨(脊椎骨)一路下滑,顺着股沟,滑至阴部,母亲右手握住我的手臂,转身肉臀想闪过的我的左手,我把母亲顺势直接环抱在我胸前,所以母亲本来是面对我,闪我大拇指骚她私处,向右转半圈,而我左手顺势用手臂,环在母亲的小腹,顺势搂进我怀里,让母亲的肉臀,紧紧地贴在我的阴茎上。
  这时我的右手沿着母亲的大腿摸了上来,母亲穿着肉色丝袜,滑腻的手感,右手五指向上,将母亲的长裙给撩至腰部,露出白色的蕾丝内裤,附带一提,母亲穿的肉色丝袜只有到大腿而已,所以雪白肉臀,在我面前是一览无疑,内裤微微陷进股沟里,我一个顺势中指跟无名指,从下面贴着母亲的私处,即使隔着内裤,依然能感受到那外阴唇的形状,开始了磨擦搔弄。
  母亲背着我,在手指沿着内裤旁的缝隙,深入肉穴时,母亲转头望着我,梦里的母亲甚麽也没说,但也没阻止我这麽做,中指和无名指在母亲的阴道里,感受到那收缩夹紧的肉壁,分泌的淫水让我的手指更为滑腻,弯曲手指在母亲的阴道里刮搔,母亲的呼吸加重,感受到母亲在微微发抖。
  发生那种微弱似无的闷吭声,像是在忍耐,梦里的母亲摆动身体,双腿弯曲,在我的右手加速抽动下,好几次母亲的摆动幅度,挣扎到我单用左手都快搂不住了,随即母亲两手紧紧的握着我的左手,紧咬下唇,眼角泛泪的说「老爸在旁边你还敢…对我这麽做…」,我忘了我梦里是怎麽说的,总是透明的液体流满我的右手掌,还低落在母亲的高跟鞋上。
  那时候的我,趁母亲腿软无力时,把母亲转身压在屏风上,母亲两手推在我胸前,说不要再靠近,屏风会倒,我把母亲的的左脚抬起,母亲背着屏风,我左手从母亲的右手腋下绕过,嘴唇吸吮着母亲的密唇,母亲的双手缓了下来,我趁着母亲这短暂的放松,左手快速的握着阴茎,龟头顶着母亲的阴唇口,母亲说了句「等…」,这时左手再绕到母亲的左臀,捏着母亲的屁股,用力的往我身子推,此时我的腰也顺势一挺,整根阴茎末入母亲阴道半截,母亲两手大力地推着我的胸膛。
  我说「妈…你在用力,小心屏风倒…」,母亲的表情从愤怒转为羞愧,怕的是被别人发现,这才愤愤地说「在有下一次,就别想碰我了」,我舔着母亲胸前的乳沟,闻了闻母亲身上的自然体香,用力的一挺,这才整根挺进去,梦里母子两人无语,背着父亲做爱,这种乱伦剧情,是不是在梦里才会实现?梦里的母亲随着我的节奏而摆动,抬起的左脚小腿,上下晃动,母亲的额头浸湿了刘海,过程中,母亲还俏皮的嘟嘴说「怎还不快点?」,我这才越来越大力,看着母亲因为我内射在她体内的表情,那是一种兴奋中带点羞耻,射精的快感让我冷静,母亲还轻咬我耳垂,让我知道她有点小生气,这样的美母,从何得来?很可惜只是梦,我一直说过,我这个人就是想像力太过丰富,所以才会有这麽多的性幻想,隔天早上起来,发现了一封未读简讯,打看依然是生日快乐,但是这次不太一样,号码我没看过,所以我照惯例的回拨,电话那头响起竟然是,母亲。
  对话我就不写了,因为讲没几句而已,总之就是母亲用她新手机传了简讯给我,但是,这代表甚麽?相信各位已经看出来了,连我这麽蠢的人都发现,母亲原来还是在乎我的,只是这种关爱,不说出口而已,换句话说,看来母亲的气经过这一年,也消了不少,难怪人家说,时间是最好的创伤药。
  就这样,我开始每天打电话给母亲,挽回之前的母子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熟络起来,一开始还不怎麽会接,但是聊多了,才知道母亲已经放下来了,对於我以前过往的事情,已经放下了,这些日子以来,我的心灵终於得到平复,那天回去家里跟母亲共进晚餐,简直让我乐得开心。
  许久没见到母亲,母亲依然跟以前一样,打扮的的普普通通,像个中年妇女,唯一不同是,母亲依然还是那样的美貌,可能是因为早生我个关西,所以还没老得很快,而让我真正意外的是,母亲竟然开始穿合身的裤子,这让母亲的肉臀曲线可是完美的显露出来。
  母亲发现我的不对劲後,眼神俾倪的看着我说「一回家,就盯着我的屁股看?」,我连忙说「妈不是不穿种裤子吗?」,母亲冷着脸说「你管我爱穿啥?」,傲娇阿?妈不是早知道我超爱她的肉臀,穿这样她妈根本是引人犯罪阿阿阿阿阿阿,我补了句「很好看」,母亲说「有在运动再当然好看」。
  难道母亲是在?我真不敢想了,到时候我害怕又失去了母亲,我真的很怕这种感觉,晚上我决定睡家里,母亲洗完澡穿着内裤和短袖就在客厅晃啊晃,胸前的激凸代表没穿胸罩,母亲看到我愣了一下,急忙回房里穿好衣服才出来,「都忘了你在家了…这麽久没回来」母亲脸红着说,我傻笑了一下「妈身材还是跟以前一样好阿」。
  母亲到没说甚麽,换我洗澡的时候,我竟然幻想母亲刚刚的身体,现实生活中的冲击,远大於梦中幻想的模样,兴奋的阴茎都勃起了,这时又想起以前母亲骚手解慾的画面,我竟然放弃打手枪,喉咙吞了吞口水,强忍性欲的洗完澡,装的没事一样的走出去。
  晚上我在母亲房门外思考,母亲对於我现在,究竟是怎麽样?很多时候我只能揣测母亲的想法,但是这样是甚麽都得不到,如果跟以前一样,那应该又是悲剧了,所以我只能用试探性的语气去询问,虽然理智大过於性慾,但是想得到母亲的想法,却又在一次的让我疯狂,毕竟,美母当前,谁能不硬?次日,母亲送我出门,因为短暂的假日很快就结束了,所以我在门口穿着鞋子时,母亲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走了出来,没甚麽表情,穿着紫罗兰色睡衣,批了一件外套在胸前,淡淡了说「要走了?」。
  我绑着鞋带说了句「恩」,母亲站在我身旁,我穿好鞋子後也站了起来,母亲看我的表情很冷,但是有种感觉,其实母亲是很关心我的,说实在话,我绝母亲不只单纯的以母爱关心我,而是有另一种特别的情愫,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或许这份感情,连母亲她自己也都不知道。
  母亲没说甚麽,我想这也是,因为母亲一向都是被动的,我想打破这沉默的气氛,胡口说了句「妈,Kiss Bye?」,本以为母亲会酸说「作梦吧」之类的,然後笑笑要我快走,但这次母亲竟然冷静地说「你是认真的?」
  「阿…」
  我疑问的表情全写在脸上,母亲只说「要就过来,我还想睡觉…」,我愣了一会,直到母亲转头走进去客厅时,我才急着说「我要,要…」,母亲这才回头说「下次请早」,依然是那冷若冰霜的脸。
  不可否认的,那天开车在路上,我简直爽得没话讲,好像又回到一开始那样,只是这次不同了,我知道我以前的作法过於偏激,要母亲顺从我,但是现在这一次,要给母亲时间适应,让她自己了解到,甚麽是真正的母子乱伦,给她点时间,逼急只会重现那一次的惨剧,再也不想想起母亲在机场的那模样。
  固定假日必然回家陪伴母亲,虽然母亲一直对上次的KISS BYE绝口不提,但是我知道,母亲是拉不下脸而已,而母亲也发现我常常硬着下体,但倒也没说甚麽,倒是我有点难为情,这时候就是我跟母亲之间的攻防战,所以我才说,我这次回来,是一件很重要的转捩点。
第四章转变
  此刻星期六的晚上,後天又得回去了,但是总有一种若然惆怅的感觉,说不上为什麽,本对母亲的性慾,是很强烈的,但是现在不知道是在坚持甚麽,我只要握着阴茎,幻想着母亲跟我性交,想必一定射的满地都是,因为自从开始跟母亲通话後,我就再也没手淫过。
  或许是在期待甚麽?期待母亲能跟以前一样,不情愿地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让我玩弄母亲的肉臀,不准我骚抠她的私处,视奸的白皙的乳房,母亲的右手快速套弄时,媚眼低迷、呵气暖屌,越是怕被父亲发现,想让我快点射精的想法就更加剧烈,所以手掌上的力度、技巧、挑逗,更显得老练,多希望母亲替我含一下,我永远忘不了,那次在车上,母亲替我吹舔肉棒的感觉。
  而想像终归想像,期待母亲在一次的替我手淫,但是那已经是过去了,两年来,我花了整整两年来平淡我的心情,但是随着母子两人的拉近,我很确定我对母亲的感情,但是母亲知道吗?我咽了咽口水,等待、只能静静等待,绝不能在像以前一样,因为那只会让母亲,更受伤而已。
  但是意外很快就发生了,晚上父亲竟然回来,透过母亲手机跟父亲的对谈,得知父亲因为高雄这边的帐务有问题,所以今天匆匆地搭机返台,决定先在家里过夜,明天再搭高铁年下高雄,我心想着,我好想跟母亲独处,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也这样想着。
  父亲回来了,跟以前一样,只是显得苍老,夫妻俩之间寒暄几句话,母亲淡淡的笑了笑,我好久没看母亲笑容,父亲倒是没甚麽感觉,而晚上的时候,我发现母亲竟然没跟父亲同房,反而跑去小妹那间房间睡觉,我站在小妹房门口,想说些甚麽,但又说不出来。
  内心的挣扎大於过於理智,我蹑手蹑脚进了小妹的房间,悄悄的将门给靠上,母亲侧躺在床上,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坐在床边,看着母亲的背影,随即躺在母亲的身旁,静静地闻着母亲的发香,这时候母亲说「该回去哪睡就回去…」
  ,我将身子靠紧母亲的背,肉棒贴在母亲的肉臀,但是只要一贴到母亲的屁股,母亲就将屁股往前,不给我碰。
  「你还觉得不够吗?」
  母亲简短的说,多少年来,我知道母亲讲话都简洁有力,所以才显得冷漠无情,因为说话几乎只说重点,所以母亲高中曾经得罪不少人,还被学姊给威胁过,要她长眼一点,但是学姊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竟然伸出右手,狠狠地搂着母亲的腰,母亲猛然的坐了起来,瞪着我,甚麽也不说,起身离下床,我两手紧紧的抱着母亲的腹部,往我身上搂,母亲哼了一声说「不把我当母亲了?」。
  母子两人像是摔角一样,在床上互相挣扎,母亲越想逃,我就越不想让她离开,直到她累了,我几乎整个身体都压在母亲身上,就差母亲没双脚打开了,不然铁定像是强奸犯要强奸娘家妇女前的动作,母亲跟我都气喘吁吁,我看着母亲披头散发,睡衣上的肩带掉了下来,露出双肩,窗户外灯光,让我看清母亲的面容,冷漠带着愤怒,是的,我真是无耻。
  母亲怒嗔到「你倒想怎样?」,脸朝一旁,看都不愿看我,此刻外面的灯暗掉了,变的昏暗不清,至於灯的来源我待会会解释,我起身坐到一旁,母亲则是又背对着我,绻曲侧躺在旁边,我靠在母亲的背上,拉了件凉被盖我和母亲身上,我在母亲旁边说。
  「妈,多少年了,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怎样」「以前我真不懂事,但现在,我是希望妈你当我的女人」「你可以逃避我,但是我问你,为什麽父亲回来,要分房睡?」
  「是不是你对爸没感觉了,是的话,让我给你依靠,以男人的身分,不是以儿子的身分」母亲没说话,但我听得出来,母亲在哭,是啜泣的那种哭,我抱着母亲,爱抚母亲的头发,脖子,脸庞,肩膀,背部,臀沟,大腿,小腿,脚踝,脚趾,最後手指停在母亲的眼角,帮母亲把眼泪拭去,虽然这样很狗血,但在当时,我的确是这麽做的,接下来我在母亲耳边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妈…你是我的母亲,也是我最挚爱的女人」隔天一早我开车在父亲去高铁站坐高铁,父亲问我说母亲怎睡这麽晚,我傻笑着说,年纪大了,多睡一点也是好的,我猜母亲可能是哭了一整夜,所以早上眼睛很肿,所以根本不敢出来,送完父亲後,我直接冲回家,公司打来说我为啥没来上班,我推了老爸编了个谎,就请假了。
  至於灯的问题,那是因为隔壁栋比我们晚睡,所以灯就照进来,我到家的时候,母亲换了件衬衫和牛仔裤,煮着咖啡,讶异地看着我,我不知道该用甚麽表情面对母亲,母亲倒是很镇定的煮着咖啡,打着奶泡弄了杯拿铁给我喝,母亲倦白的面容,更有一种崩坏的病态美感,母亲把头发盘了起来,轻轻地说。
  「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对了,我永远是你的母亲」「想保护我的这份感情,我已经知道了,从很久就知道了」虽然我的脸上显示着失望两字,但是母亲却也没啥动作,我起身假装看着玻璃柜里骨董,那是父亲买的瓷器,这时我发现母亲竟然从後面抱着我,这是第一次母亲对我这麽做,但也是最後一次,母亲在我耳後轻说「永远的母亲可以,另一个女人,是需要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的」,其实我一开始还听不太懂後面的话,等我想通後,母亲早已经恢复到平常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嘴角带着一点点的笑意,虽然是一下下,但是我还是发现了。
  所以说?母亲不排斥?所以说,表面上是母亲,私底下是我的女人?所以说,这是母子乱伦?太多太多了一问在我心里,我急着老着母亲说,「妈,我真的可以?」,母亲冷的说「可以怎样?」,「就是,帮我那个?」,母亲怒嗔道「哪个哪个?才不对你冷,你就急着?」,「阿…不是」我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果然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这点倒是不假。
  母亲转身进房,我跟了进去,母亲说「换条裤子的时间,这你也等不及?」,「阿」说完我就赶紧离开,久违的母亲替我纵慾,等这天,整整等了一年半,或许是母亲对父亲的思念、感情、理智,终於断了线,母亲换了条紧身白色长裤,这种超紧身的弹性长裤,对我而言根本是诱惑吸引力,母亲170的身高,高挑的下半身,有点微肉的中年妇女肉臀,但是却是翘挺,跟A片上的美尻母相比,这才是梦幻的肉臀娘。
  母亲淡淡说「忍多久了?」,我甚麽也不说的搂着母亲,母亲趴在客厅沙发上,要我先去把门锁好,这才狗爬式趴在差发上,微微的臀部拱起,水蜜桃般的肉臀在我面前,我直接把裤子给脱了,母亲看了看,竟然有点脸红的说,先别脱,隔着摩擦,这样太急,妈会怕……
  我要母亲坐在我身上,母亲背着我肉臀朝下的坐在我身上,阴茎隔着内裤磨擦母亲的股沟,我两手虎口还着母亲的下乳房,左右摇晃,让母亲的乳头摩擦胸罩,我的腰部不停上下几弄母亲的肉臀,母亲闷坑着说「这是怕你忍出毛病,才帮你的…」,我知道母亲总是嘴硬,两手从母亲衬衫下方伸进去,隔着胸罩搓揉着乳房,在母亲耳边呵着热气说「妈…老实说,你有没有想过我?」,母亲不说话,有一声没一声的吭着。
  虽然用母亲的身体纵慾,以前有过经验,但以前那是我单方面的纵慾,但这次,我感觉得出,母亲是有享受的意思在里面,但是我不能故意问,毕竟母亲难得让碰她,尤其是胸部,虽然是我只能看着母亲的背影,但是单凭手感,母亲的乳房还有柔软度,让我更是异常兴奋。
  「妈…你可以扭动臀部,这样我比较快射」,母亲哼了一声说「人老了…动不了了」,讲是这一讲,但是母亲还是不情愿地开始前後摆动,「对…妈,就是这样,可以左右,最後就…绕圆」此刻我肉棒还有龟头简直爽得无法自拔,自己的母亲,竟然用肉臀替儿子纵慾,龟头的敏感度越来越高,母亲害羞摆动身体。
  我偷偷把母亲的裤子往下拉一点,露出一点肉臀,母亲扭动了速度越快,我就越硬,最後我整个人起身,母亲两手扶在客厅桌上,肉臀翘高,我露出阳具在母亲股沟摩擦,龟头顺着母亲的私处,又下往上摩擦,母亲两腿微微弯曲,内八的姿势,让肉臀看起来更是诱人,我两手扶着母亲的肥臀,大力的撞击摩擦。
  母亲被我每顶一次,就哼了一声,看着母亲被我住急的肉臀,随着大力的撞击下,肉臀更明显的震动,这就是所谓的肉臀摇晃,肉感十足,视觉和阴茎上磨擦快感,胜过於以往,更重要的是,母亲的转变,让我爽得无法自拔,最後我贴着母亲的私处,重重的将肉棒挤压在股沟,贴着上下重压摩擦,我的阴囊每一次的往上摩擦,就会挤到母亲的私处,母亲的内裤整件陷股沟里。
  随即一股浓稠的精液宣泄而出,把母亲的整个肉臀还有美背,都射了一摊,还有一些射到头发上,母亲扶着翘臀的姿势,这才站挺身体,忿忿地说「是要弄多久,要把我累死?」,我抱着母亲说「下次床上弄?」,母亲的左手被我拉住,我的意思是要我母亲、在帮我揉一下阴茎,母亲蹲了下来,左手握着我的阴茎,帮我把龟头的余精给挤出,但是没料到,我竟然还挺了一下。
  一坨腥臭的液体射在母亲脸颊上,精液沿着脸庞流到嘴角,母亲气得说「都是这种…这…你的味道…」,之後就跑去洗澡了,我在门外问着母亲「妈,刚刚那样你算是我的母亲,还是?」,听到水龙头打开的声音,哗啦啦的水声,母亲淡淡地说「是母亲,一个溺爱你的女人」,我说「那以後只要我想,你可以帮我…」,听得出来,是在淋浴的声音,「我很害怕,所以,暂时让我当你的母亲,至於那件事?」,我问「哪件事?」,「你还问,就是你刚刚蹭我屁股的事,看我心情吧…」,我继续追问「妈…其实我可以帮你做,甚至你愿意的话,我还能跟你…」。
  水龙头声停了,母亲好像在泡澡,「得寸进尺阿…别说你可以,我连我自己这关都过不了……」,我没继续问下去,但是对於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母亲已经从排斥,到微婉接受了,我认为母子相奸,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有了父亲那晚回来,母亲那晚睡小妹房间,还有我敢於大胆对母亲示爱,或许这一切,冥冥之间自有变数吧。
  「怎不讲话?」
  母亲问到,「我在想着,能不能跟母亲一块洗澡」我笑着说,母亲说「都让你占尽便宜了,还想怎样?」
  语气略带笑意,我不叨扰母亲洗澡,晚上,我同母亲出游,带着母亲去吃饭,母亲打扮的时髦却又不失冷艳美,我想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外表冰冷,却又比任何人还要重视别人的女人。
母亲或许没有几年前那样的风韵,但是熟女的姿态,婀娜多姿的母性,乳房和肉臀开始下垂了,不在是那纤瘦的体型,不过还好,母亲身高约170,这样的让母亲看起来,还是感觉很瘦高,但是母亲的身子,已经渐渐的越来越不好了,时常动不动就就会感到头晕。
  而母亲的皮肤,在病容下显得苍白,假日里我挽着母亲在怀里,母亲因头晕而感到不舒服,像个小女人般一样,依偎在我胸膛,在那一瞬间,我望着母亲的脸庞,母亲闭起双眼,眼角开始有点皱纹,长长的睫毛,偏白的蜜唇,脸蛋显得有点毫无血色。
  我左手抚着母亲的秀发,以前印象总是大波浪卷,而现在不再烫头发了,墨如黑夜的秀发,也开始渐渐地出现白发,虽然只有几根,但是却在我内心里,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母亲穿着褐色的薄长衣,乳房在胸罩下的衬托,将衣服给高高挺起,我左手沿着母亲的头发,伸出食指母亲的左耳,缓缓绕圆.用食指的指尖,很轻很轻的爱抚着母亲左耳的耳垂,其它四指轻轻的滑过母亲的脖子,我感到母亲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睡着了吗?我问我自己,我呵了一口暖气在母亲的额头上,左手沿着母亲的脖子,抚摸致母亲的美背,我与母亲躺在床上,母亲侧躺在我的身上,上半身几乎压在我的胸膛。
  母亲是靠在我的左肩膀上,房里只有一盏小夜灯,偏黄的的灯光,那光晕散布在空气中,将我与母亲的影投射在床、墙壁上,落地窗上挂着粉绿色的窗帘,上头是双层的纱布交叠在一起,绣着鲤鱼图,是水墨画那种,鲤鱼在灯光下,我眯着双眼望了一会后,我感觉到,那数条的鱼儿,是不是在游动着。
  我伸出右手大拇指,以逆时针的方式,在我的太阳穴上按摩,躺在我身旁的女人,竟是我的母亲,甚麽时候发展成这样子,这结果不是就是我想要的,一直以来,我以为支撑着我的信念,是对母亲身体的占有欲,是那种想要跟母亲在床上,火热般的抽动下体.母亲在我的身上,扭着自己的肉臀,取悦我,那种背着父亲偷情的快感吗?
  直至现在我才明白,我对母亲的爱,早已经超出了那种肉体关析,而是精神上的需求,我不知道你们有没过这种经验,那是一种想要保护母亲的想法,我想好好珍惜母亲,可能是家庭因素,有也可能,是我自己的心理变态吧。
女人是一种很感性的动物,需要呵护、温柔,我左手在母亲的美背划过,手指隔着母亲的薄长衣,摸到了龙骨,缓缓地划过去,在母亲的腰上方,我五指张开,紧贴於母亲的腰际,中指从母亲的股沟,缓缓的爱抚下去,我的中指塞进母亲的运动长裤里.母亲的穿运动长裤,腰间有松紧带,偏属合身,所以肉臀整个绷在裤子里,我的中指慢慢地,塞进母亲的裤头,再往下一点,连母亲的内裤也被我中指也塞进去,另外四指也缓缓地进去母亲裤子里,我左手的指腹,紧紧贴在母亲的肉臀上,而左手手臂上方是母亲的内裤,在上层是运动短裤,在松紧带的拉扯下,我感觉母亲的肉臀,是这麽的光滑。
  中指被母亲的股沟紧紧夹住,指尖很明显的顶到母亲的肛门,而母亲的屁股竟然没有毛?是剃掉了吗,我感到我心跳很快,母亲铁定听到我心跳声,大到连我自己都听得到,我在往下,中指的指尖终於碰到,那是母亲最私密的地方,已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动作很轻,只有中指在动,母亲的阴部下方有毛,虽然看不到,但是手指感觉得出来,我左手手指按压母亲的阴唇,弯曲中指,轻轻地刮搔母亲的阴户,以前曾经有抠过,但是大多都是隔着裤子摸,第一次这麽的近,我光是想像,阴茎却不争气的勃起了。
  手指在母亲的阴唇,上下的挤压,我左手在向下一点,让整个中指的指腹,弯起来完全的紧贴在母亲的阴唇上,透过指尖,我觉得我摸到了阴蒂,整个终止的指腹,贴着一条缝,我将中指整个弯曲,手指头一点一点的进入,在两片阴唇下,缓缓地在穴口,微微地进去了一点.在一点,中指半截莫入母亲的阴道,我感觉的中指被温暖的肉壁给夹紧,完全的包覆,我喘了两口气,第一次感觉这麽的刺激,额头竟然微微冒汗,母亲还是跟一开始一样,没有变化的躺在我身旁,我中指在进去一点,把穴口给塞进去,虽然只有一根指头,但却有一种充实感。
  母亲没有跟其他的男人做过,或许母亲,这些年里,连自己手淫或者是用按摩棒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想到这里,我整个左手在往下探,中指整根莫入母亲的阴道里,母亲的鼻息停了,嘴巴张开,有点急促的呼吸,但是母亲却没有睁开眼睛。
  我中指就这麽的停在母亲的身体里,长达一分钟,才慢慢地抽出来,我觉手指上都湿湿滑滑的,抽出来后,继续,用手指头摩擦着母亲的肉缝,母亲的眉头皱了起来,两手的手掌,不知甚麽时候已经握成拳状,当我手指越来越大动作在母亲的肉穴里进出时.母亲的腰,随着我中指每一次在肉壁里刮搔,不自觉的颤抖了,屁股就像抽筋那样,抖了一下,这是女人享受高潮的前夕,我感觉我的左手,中指在母亲体内进出,其他四指在母亲的下肉臀捏揉,母亲的开始有闷吭声,我看到母亲的小腿弯曲,脚背紧绷。
  这样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有十五分钟之久,母亲的内裤里都是淫水,当我想要把母亲的裤子和内裤整个扒开,露出雪白的肉臀和私处,这样我的左手才能以更大的动作,在母亲的阴道里抽动,但我把左手拔出来后,想把母亲的裤子给拉开,拉到露出一半肉臀时.母亲睁开眼神,伸出的左手制止了我,从母亲的眼里,我看到母亲还是有一点身为母亲的矜持,是害羞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又把左手给深去,这次我加快中指上下的拨动,在母亲肉缝上下的刮搔,母亲整个人弓了起来,屁股一直往下,我用右脚跨挂过母亲的大腿。
  把母亲的大腿和小腿给压在床上,我的胸膛面对母亲,我将身子整个起身,母亲躺在床上,我的左手压亲的左侧腰,手掌依然在母亲的裤子里,从母亲的肉臀后方,挖抠母亲的肉穴,母亲不自然的斗身体着,发出迷蒙的呻吟声,母亲右手环过我背后的腰,母亲的左手穿过我的腹部,与母亲的右手紧紧的握住。
  随着我中指抽动的节奏,越来越快,蜜穴里的淫液,让我中指在母亲的肉穴里,有种被紧紧吸住的感觉,在快速手动的同时,我的左手肌肉越来越紧绷,母亲整个小腿已经弓起来,忽然母亲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母亲的头贴着我的背,呼出一长声的呻吟。
  我感觉母亲的屁股有节奏的扭摆,随即肉穴像是宣泄般,一震一震的的抖动,「高潮了吗」我是这麽想着,但是中指还是继续挖抠着肉壁,母亲的肉臀不停地摇晃,直到身体的颤抖渐渐的平息,我才将左手给拔出来,整个手掌都是透明的黏液。
  母亲像是放松一样,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乳房随着呼吸而上下,我躺了下来,将头靠近母亲,母亲看着我,我甚麽也没说,就这样亲吻母亲的香唇,脑海里想着是,那些在网路上看到的乱伦小说,帮母亲手淫的文字画面,原以为就这样子了,直到自己帮母亲手淫后我才知道,过程是很复杂的。
  我的舌头顶开母亲牙关,将舌头伸进母亲的口腔,母亲的舌头一开始只是让我舔着,我两手将母亲紧紧的抱住,母亲也两手抱着我脖子,我把母亲从左边抱至我身上,让母亲整个人趴在我上面,母亲舌吻了一下,看了我的脸,表情有一点点奇妙,不是少女的害羞,也不是熟女的酝酿,而是冰霜之下的脸盘,带着一丝无奈,又或者是挑情般的调情,在一次的主动亲吻我的嘴唇。
  我觉到我的下体,被母亲的右手隔着长裤摸揉,母亲的乳房,像水滴般的一样地贴在我的胸膛,我本来勃起的肉棒,在母亲的巧手下,就算是隔内裤和长裤摸揉,也有一种光靠想像害母亲的搓揉,就要射的感觉,母亲把上身挺起来后,眼睛迷蒙般的半睁开,肉臀紧紧地压在我的肉棒上方。
  母亲将屁股一了一下后,问了句「想要吗?」,我起身两手捏着母亲的肉臀说「想要…但是想要妈你帮我…含」,母亲低了头一下,黑色的头发散落在母亲的脸庞上,我的裤子和内裤就这样被退至到脚踝,母亲在一次地将肉臀贴在我的肉棒上,开始扭动。
  以前母亲这样帮我做时,那是在医院里的那次,那时候的母亲,穿着紧身裤,背着我扭动自己的肉臀,只是单纯地想要让我舒服,那时候肉棒在母亲的股沟里,上下扭动,母亲的私处隔着紧身裤,与我的肉棒摩擦着,那时候母亲的秀发随着母亲的身体晃动。
  那时候的我,感到十分的满足,但想不到那之后的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发展,而现在母亲边扭着屁股,把上衣给掀开,露出米白色的蕾丝胸罩,托着C乳球,乳沟深邃,奶子随着身体而晃动,这是第一次,我没有央求母亲,而母亲自己愿意替我样做。
  我感觉我的脑袋很酥麻,即使两手没捏着母亲的娇乳,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胸罩上的乳房,乳波荡漾,一上一下的晃着,下体肉棒被母亲的肉臀和私处,摩擦而露出龟头,阴茎越来越硬挺,这时候我竟然想到小阿姨,还以以前被我上过的女人。
不知为什麽,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母亲,在母亲替我纵慾的这个时后,我竟然会想到其她的女人,母亲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阴茎后,觉得够硬了。
  就起身跪在我的两腿之间,我闭上双眼,所以没办法告诉你们,母亲是怎麽替我的肉棒口交,以及母亲口交时的神情与动作,我感觉我的根处被母亲的虎口给环着,上下推动的同时,龟头在包皮的拉扯下,露出粉色的龟头下缘,忽然龟头被一个粗糙的舌面给舔了一下。
  我很清楚母亲伸出舌头,从我的阴囊由下往上,轻轻地舔着,舔到马眼,这时候我的阴囊好像被母亲的含着,那种爽感简直无法言喻,温暖的双唇,轻轻的吸吮,这时候龟头感觉到,被母亲整口含着,随即母亲整根含到底,就好像深喉咙一样,龟头好像顶在母亲的喉头,母亲这时候吐了出来。
  阴茎上面都是母亲的唾液,母亲的虎口有节奏的在根处上下摇晃,我感觉得我肉棒,摇晃拍打母亲的舌头上,龟头又被母亲的双唇给吸住,然后吸力渐强,我感觉母亲的头在晃动,因为母亲的头发的发梢,不停地划到我的大腿,有点养。
  可以想像,母亲的头上下吹舔,发出吸吸速速的拉面声,我感觉到我龟头的临界点已经接近,尤其母亲每一次深深的含到底,在吸得很紧从根处往上拔时,整根肉棒被母亲的O型嘴唇,紧紧包覆,而口腔里的舌头还缠在肉棒上,每一次的吹含,让我的下半身,越来越紧绷。
  我的脚背已经完全打直,小腿渐渐地在抽蓄着,母亲一手握着阴茎,另一手轻轻地撩过我大腿内侧,更是让我搔痒难耐,龟头在口腔里的吸吮,虎口抽动肉棒整根,阴囊和阴毛在手指指甲轻撩刮弄,我的腹部出力,屁股整个紧绷,马眼口一股酸臭的精液宣泄而出,然后射在母亲的嘴里.母亲的动作越来越慢,我的肉棒挺了好几次后,才将余精给射乾净,第一次口爆在母亲的嘴里,我起身看着母亲,母亲喉头一咽,把我的精液给吞了下去,这代表甚麽?母亲已经愿意接受了这个事实,接受我跟母亲之间的乱伦,是肉体上的禁忌,也同是是精神上的出轨。
  母亲起身,走下床边,对着我说「我要去洗澡了」,我点点头,明白母亲的意思,离开房间,为什麽不跟母亲一同共浴,我知道有些事情,点到为止便可,强求不得,如今母亲已经愿意替我做这麽多,我现在只需要等待,等待母亲与她内心深处的道德对抗,理智下与儿子乱伦是不行的,但偏偏一切的发生,却是又这麽的自然,好像很多事情的最后,都是让儿子和母亲两人,产生乱伦的结果。
  我这麽说不是鼓励乱伦,而是我与母亲的性关析,并不是一天两天就产生的,而是在许多因素下,才有可能发生,或许最一开始的动机,是我单纯的性冲动,以及迷恋母亲的肉臀,不过现在我真正明白,原来我动机,早已经改变,而是由「恋」转「爱」。
  爱,一分为性爱,二分为挚爱,我在客厅的椅子上,点起了父亲楼在家里的菸,厕所传来母亲淋浴的水声,热气产生的雾气,从门下方的排边口穿透而出,母亲在洗澡时,是不是也在回想,刚刚自己的儿子,刮搔自己的蜜穴,甚至一在的挑逗至高潮,而主动地替儿子服务,吹舔以前儿子怎麽要求,不可能做的口交,如今不仅舔到儿子爽到全身僵硬,还将精液吞了下去。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点了菸,想起父亲的脸,那个从以前对母亲便是那副表情的脸,父亲跟母亲结婚,为了是甚麽?父亲有把母亲当作自己的女人吗?
  还是只是单纯的把母亲当成宣泄的女人,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父亲想必在外面跟哪个女人逍遥快活吧。
  我把菸整个揉烂后,连同菸盒一起丢进垃圾桶里,这时母亲洗好澡,身上披着一件浴巾,我走了过去,母亲湿漉漉的头发,稚嫩的脸庞还透着一股微微的红晕,我吻了母亲的额头后,说了声「妈…刚刚又弄疼你了吗?」,母亲也亲吻我的嘴唇,走进房里吹头发。
  「你也真是的,我头晕一整天,好不容睡着了,你竟然又把我弄醒」母亲边吹头发边说着,我笑着说「本来没想到,没办法,妈的屁股穿着那件紧身裤,形状实在是太诱人了」,母亲甩了一下头发,继续说「我也年纪一把了,忽然这麽搞,身体会受不了了」,我说「可是妈你,可真紧阿,妈平常真的没有自己手淫?」,母亲顿了一下说「去去去,紧甚麽紧,都生你和你妹了」,我走到母亲身旁说「可是妈,我帮你做时,舒服不?」。
  母亲停下吹风机,让头发半乾,等头发凉了在吹,母亲噘了一下嘴说「羞死人了,还说这话呢?不说了」,我走过去两手搭载母亲的肩膀上,左右摇晃的说「妈…舒不舒服,这样帮你弄,到底舒不舒服?」,母亲不耐烦地说「别晃了,在晃都晕了…你自己手上都是我的水,怎麽可能不知道我舒不舒服?」,我停下动作,把下巴靠在母亲的右肩膀上,在母亲的耳边轻说「就是要妈亲自说,我技巧好不好,真的舒服吗?」。
  母亲脸已经开始变红,腼腆的羞涩表情,更得我心,「唉呦…在不乖,以后就别想这麽做了」母亲这时已经回复到严肃的表情,我看没戏,在母亲的脸庞亲了一口说「知道了,以后我会懂得」,母亲转头看着我说「你要知道,我们这种关析本来就不对了,帮你这样做,我觉得对不起很多人,但是你要听话,知道吗?」,母亲起身,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我点点头后,离开母亲的房间,当晚我在我房间里,回想以前我跟母亲的回忆,那时候父亲和小妹都在家,我性骚扰着母亲,而现在家里只剩下我跟母亲两人,以前总想说,与母亲共处可以像小说里一样,疯狂地与母亲做爱,但在现实中,却又根本不是这麽一回事。
  今年的四月,是梅雨季节,也同时是母亲娘家那边的聚会,但不一定每年都会办,我开着车载着母亲和小妹,沿着高速公路开往乡下,小妹念研究所,这次特地请假回来,虽然小妹也明白母亲和父亲的关析,但大多数我都会瞒着小妹,我想还是让小妹好好的念书,比较重要。
  雨滴拍打在车窗,随着风速在玻璃上呈现水平的移动,母亲坐在副驾驶座,闭起双眼,沉沉的睡去,母亲最近的头晕越来越常发生,看来改天有必要带母亲去大医院仔细检查一下,而我跟小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妹越来越像母亲,而我也是长相偏向母亲.到了娘家后,四个阿姨几乎都回来了,顿时十分热闹,还有舅舅难得回来,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谈去年发生的事情,也就是父亲包二奶的事情,外公还是更以前一样硬朗,母亲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感觉,非常平淡的语气,偶尔媚然一笑。
  我跟小妹和那些堂兄妹聊着,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前的儿时玩伴,现在不是都出社会工作,要不然就是在念书,堂哥还有得已经结婚,母亲跟阿姨们从一开始的不自在,到后来逐渐的熟络起来,这点让我感到十分开心,因为我怕母亲一个人在家久了,会憋出病来。
  中午外婆叫了办桌,就是有人会煮各式各样的料理,然后送来家里这样,通常一桌可能一两千,我看了看各个阿姨的样子,大阿姨已经显得老态,二阿姨则是母亲,三阿姨显得发福了,最骚的小阿姨,我看应该还是玩心很重,不过已经生了一个女儿,屁股感觉没以前那麽挺了。
  而母亲在姊妹群中,则是话最少,举手投足显得优雅,标准的冰冷淑女,当初会迷上母亲也是因为母亲的个性,对人都是生冷,而在过程中,母亲的软化的态度,不得不说,这是每个男生都会想要的征服慾望,整个大家族聚在一起,一定要做的就是「小赌怡情」。
  母亲的姊妹很喜欢打麻将,我都习惯坐在母亲的旁边,跟母亲忆起想怎麽出牌,母亲露出苦恼的模样,总是让我舍不得,不过通常只有一瞬间而已,在牌桌下我的手搭在母亲的大腿,母亲瞪了我一眼后,让脚跟踩了我的脚背一样,还真痛的。
  打完这轮,我陪着母亲在外头散步,暂时远离人群,乡下空气的味道,散着清香的树木的气息,母亲静静地站在我身旁,这是母子之间的默契,一种只有我跟母亲才知道的秘密,我望着远方的亲戚,在嬉闹声中,我偷偷地搂着母亲的柳腰,把母亲拉更近。
  母亲淡淡地说「等等妹妹看到,不好」,随即把我的手拍到,母亲视线落在远方,说着「又想要了?」,我摇着头说,「可以忍到回家,在做」,母亲背着我,将身子靠在我身上,屁股顶在我的肉棒上方,母亲说「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我使个眼色,看到停车旁的库房,里面是外公卖农药放的地方,母亲跟我眼神交换后,我先走进去,等了五分钟后,母亲才走进来,一进来里面很暗,库房离外公家约四台车并排的距离,可以听到那亲戚的说话声,而母亲把门给关了起来,整间库房陷入绝对的黑暗。
  在黑暗中,我跟母亲两人互相的拥抱,舌吻,像是一乾柴烈火一样,完完全全的溶化在彼此口腔里的唾液,母亲跟我都知道,这时候只能动作,不能说话,我揉着母亲乳房,母亲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肩膀挂着一件紫色的披肩,穿着黑色的长窄裙,我把母亲的窄裙拉到腰际.母亲快速的把胸前的扣子打开,我贪婪地舔着母亲的乳沟,我知道时间不多,母亲也知道不能做太久,所以在这种怕被别人发现下的刺激感,母子两人在听到到亲戚的嘻闹声中,背着全部的人,在库房里偷情,让母亲穿的黑色丝袜,肉缝早已经淫水浸湿内裤。
  我左手捏着母亲的右乳房,连着胸罩一起掐揉,母亲的左乳房,胸罩已经被我拉到乳房下缘,我尽情的舌绕乳头,吸吮的母亲的奶头,母亲也把我的阴茎给掏出来,吻着我的额头,右手握着我的肉棒,开始套弄着,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做这种事情,我竟然开始害怕被发现该怎麽办?不过随即阴茎在母亲手里的硬挺硕大后,就将这件事情给抛於脑后,母亲没发出半点声音,很快的,在怕别人发现的偷情下,我已经爽的只要母亲快速套弄,就要射精的快感,母亲的乳头硬起后,身体变得十分敏感,时而发出一点微弱的呻吟声,更是让我兴奋.我感觉母亲的手掌包裹我的龟头,五指夹住肉棒,让龟头底在母亲的手掌,快速的上下推顶,忽然母亲的左手紧紧地捏着我的屁股后,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一股股的射在母亲的手掌里,我跟母亲两人瘫坐在农药袋上方,母亲用力的甩了右手,把精液甩在地上。
  我吻母亲的嘴唇问说「妈…要帮你吗?」,母亲没有说话,我把母亲的黑色丝袜拉到膝盖,跪了下来,母亲倚着库房的铁卷门,我跪在地上,两手把母亲的大腿给左右拉开一点,母亲说了句「脏…
  别…这样「,我说」不会的,我想让妈也…「。
  母亲的左手半推着我的头,但是已经整张脸贴在母亲的大腿内侧,舌头隔着母亲的丝绸内裤,舔着已经被淫水浸湿的肉穴,我的两手紧紧钳住母亲的大腿,当我把母亲的内裤给翻开,露出鲜嫩的阴唇后,我整张嘴凑了上去,先舔一下整个肉缝,在用上下嘴唇,嘴吮母亲的阴蒂和阴唇。
  母亲发出了一声呻吟声后,便像是忍耐似的不发出半点声响,当我舌头伸进去后,我感觉好多的淫水,是没有味道的,我想到上次母亲帮我口交的样子,那麽卖力取悦於我,很多男人是不愿意帮女人口交的,我得承认,母亲是我第一个舔肉穴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
  母亲已经抖到铁卷门发出「铿铿铿」的声响,虽然只舔了母亲三分钟而已,但是母亲已经酥麻到整个人站不住了,后来我搀扶母亲起来,拿出面纸替母亲清理一下后,母亲这才说「以前人说过,脑子一片空白,原来是这麽回事」,我笑着说「妈,我还可以让你更舒服」,我挺着肉棒给母亲看。
  母亲把丝袜给穿起来,整理一下说「急甚麽呢?答应给你了?」,我伸伸舌头说「懂了,我不会多嘴了」,母亲这才把扑克脸给收回来,母亲站了起来,两手扶着我的右臂,骂着说「下次没我的同意,不准用舔的,舔的我现在都走不了路,腿都软了」,我把母亲背了起来说「是…」。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sdf0706 发表于 2017-8-4 17: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多发好贴,野狼社区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野狼社区AV视频论坛 与我们联络: yelangbbs@gmail.com Archiver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