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之家AV网站
4.23
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初始章 )【作者:肏屄之术】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初始章 )【作者:肏屄之术】

提示:您正在观看的内容由AV之家AV网站发布更新 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 www.avhome1.com

字数:5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初始章 堕落

  话说秦问天在秦荡天和神女霓裳的大婚之日,对天选之子秦荡天发起了挑战,原本这是两位绝代天骄之间的战斗,然而因秦荡天的失败身陨,而演变成了由多个超级势力参与其中的灭世之战。

  这场天神之间的大战异常惨烈,所过之处天塌地陷、生机尽毁,犹如人间地狱,惨不忍睹。

  这场战斗持续了数月之久,数十位天神陨落,其中已牛魔堡为最,所有的天神全部陨落,没有了天神身为荒域三大霸主之一的牛魔堡从此没落,甚至再也没有崛起的可能。

  最终秦族的上一代老族长,当代族长的父亲秦鼎破关而出,加入了这场久持不下的神之战中。

  刚破关而出的老族长秦鼎,功力大涨,修为远超在场的诸位天神,战况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洛神氏、妖神山、九天玄女宫、乾坤教等势力没过多久便出现了天神陨落的惨况。

  有了老族长秦鼎的强势加入,秦族一方的势力得到了缓息,不久便又再秦鼎的率领下对秦问天一方发起了进攻,秦问天一方损失惨重,根本难以招架对方的猛攻,更是伤上加伤,又陨落了几位天神,最终妖神山其中两位受伤最重的妖主,自爆了神源,掩护着秦问天等人逃离。

  五大妖主之一的鹏主虽然受了重伤,但毕竟在速度方面难有敌手,在这危难的关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辜负两大妖主自爆神源的掩护,凭着天下第一的速度突破了重重围堵,带着活下来的秦问天等人逃离了危险。

  秦族一方的联盟势力本欲再次追击,要把对方斩尽杀绝,以绝后患,但奈何燃烧寿命精血鹏主的速度太快,就算修为最高的秦鼎也追之不上,就这样一场经历了数月之久的神之战以秦问天一方的败逃而告终。

  身受重伤的鹏主背着秦问天等人奋力急飞,每扇动一下翅膀就是数万里之远,也不知飞了多久精疲力尽的鹏主最终因为伤势过重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前他扇动了一次翅膀,庞大身躯又进行了一次空间穿梭,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鹏主遮天蔽日的身躯出现在了一座高达数万丈的山峰前,然而已经失去意识的鹏主根本毫无反应。

  「轰隆!!!」

  很快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起,烟尘瞬间密布,笼罩方圆数万里。
  在鹏主背上的疗伤的秦问天的等人都被惊醒,一个个都漂浮在空中看着眼前的情景,只见原本高达数万丈巨峰几乎被鹏主撞碎成平地,鹏主庞大的身躯倒在碎石间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他的伤口处流出,很快就染红了他身下的碎石。

  看着倒在碎石间鹏主,秦问天默默无语,他的嘴角还挂着血,身上多处伤口也还在留着血,血液浸透了他的外衣,一滴一滴的往下空落去,他的心也同样在流着血,此刻在他心里所受的伤一点也不比身上的其他伤轻。

  这场神战伤亡惨重,不少天神陨落,有妖神山的两大妖主,洛神氏的洛神寒等等皆都因他而死,还有这些活下来的天神也都是身中重伤,秦问天他此刻在想他怎么做是不是对的?自己本身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就应该隐忍,不然还会有更多的人会因他而死。

  还有更让他感到灰心的是秦族的老族长秦鼎的实力,破关后的秦鼎实力更上了一层楼不止,乾坤教的老教主在他的面前也不过是几招之敌,更不要是说自己这个才百年之久的新晋天神,他的一个眼神仿佛都让自己陷入了无尽的囚牢出不来。

  要不是老教主以死相护他可能就永远沉沦在秦鼎的那一眼之威中。「老鹏是要不行了,本身就身受重伤又强撑着带我们飞了这么远,已经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了,如果在不进行治疗恐怕真的是……」吞天妖主捂着自己身体的伤口检查了一番鹏主的伤势脸色苍白的说道。

  「哎——真是多亏的鹏主,不然大家都难逃秦族的围剿。」一旁的洛神川抹去了嘴角血液一脸感慨的说道。

  此刻不管是乾坤教主还是九天玄女又或者是三大妖主和活下来的几大天神也是有些心有余悸默默无语。

  过了一会只听九天玄女开口道:「此次战败秦族必定不会就此罢休,大家应当想个完全之策才是。」

  此刻的她因为经在打站中受了重伤脸色有些发白、发丝凌乱,显的有些憔悴,但还是无法遮掩这位九天红尘第一仙的绝色女子的美,这种美是一种享受,令人赏心悦目,美到超凡脱俗,仿佛不是尘世中的美。

  「要不我们把各自的实力都集合起来,人多力量大,而且还能保护各自的族人?」听了九天玄女的话随即龙主提议道。

  「怕是不妥,要是让对方知道,集合所有力量把我们一锅端了就不好了!」乾坤教主立即反对道。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秦问天说道:「散了吧!」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脾气暴躁的吞天妖主有些难以置信忍着身上的伤痛的大声问道。

  「都散了吧!」秦问天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吞天妖主刚想发怒,却被洛神川阻止。

  「这倒也是个办法,按目前的情况来说大家和秦族肯定是不死不休的,但秦鼎如今修为大进,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只能暂时隐忍,只能等将来有了可以秦鼎对抗的人出现,大家再一起和秦族来个不死不休。」

  「嗯,洛神家主说的不错,大家先隐忍一段时间,不过这段时间大家要随时保持联系,分享情报,以免发生意外。」「乾坤教主同意了洛神川的提议,点头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虽然万般无奈但龙主也同意了洛神川的提议。

  这时只见秦问天低着头,在高高的虚空中朝着某个方向走去,每走一步脚下的虚空都会水波一样的涟漪,仅走了两三步就已经是百里之外。

  「你要去哪?」吞天妖主问道。

  秦问天没有回答,依旧慢慢的往前走着。

  「让他去吧!他现在遇到了难关,需要一个人静一静,能不能把这个难关走过就只能看他自己的了。」洛神川看着外甥落魄的背影无奈的说道,心里虽然很是担忧,但他此刻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靠他自己,同时洛神川心中也感到深深的无力。

  数月之后,一座安静无人之地,有着几间小屋,背后有青山古峰,前方有绿树成荫,一片安静祥和。

  然而,在这间小屋里面,充斥着满屋子的酒味,而在小屋外面,却有着一位绝色女子,她在那,便仿佛是天地间最美的风景,哪怕是再美好的环境,也不及她之风华。

  就在此刻,小屋的门往外推开,绝色女子美眸一闪,回过头看向小屋中,随后,只见那里摇摇晃晃的走出了一道身影,头上的长发十分的凌乱,蓬头垢面的,整个人身上都是酒气。

  这走出来的人,自然是秦问天,而那女子,是天域第一美女,神女霓裳。
  秦问天看着眼前绝色女子,他的眼眸虽然迷糊但却又有着邪光闪烁,透着强烈的侵略性,使得神女霓裳皱了皱眉,身上弥漫出丝丝冷意,落在秦问天的身上。
  「你来此作甚,这里谷郊野岭的,也没有什么人,就不怕我会对你生出不轨之心,你走吧。」秦问天喝了一口手中的酒对着神女霓裳醉醺醺的说道,酒后的他没有隐藏自己对她的一些淫邪心思。

  神女霓裳看了秦问天一眼,随即回过头,望向远处的风景,秦问天也醉醺醺的望向远方,风景很美,如此美景,又有绝色美女在旁,即便没有酒的助性,都难免生出一些别样的念头。「为什么要跟着我?难道是我破坏了你当秦族之母的美梦,你赖上了我不成」秦问天喝了后酒后忽然道。

  神女霓裳没有回答秦问天的话,美眸望着他,随即轻声道:「你应该该静心修行,稳固心境,斩掉心魔才对。」「我的事不用不管,你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秦问天见对方不想回答自己,便也没有多问,只是希望对方离开,她在这,只会激起他内心对性的渴望。

  因为他之前的神战失败和秦鼎的强大让他一直活在压抑之中,低迷和压抑的生活让他无故的有些暴躁,需要某些途径来发泄一下。

  「这里环境很安静,浩瀚区域皆都无人,在东面之地,有一座妖兽山脉,若你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便去那里。」神女霓裳轻轻的说了声,随后站起身来,身形一闪,倩影便消失不见,离开了这边。

  然而她并未离去,而是留在这这座古峰。

  转眼间,又过数月,外界风云变幻,秦问天却与世隔绝,这一天,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秦问天坐在一棵大树下面,淋着雨、喝着酒。

  天穹之上,雷霆之光闪耀,暴雨倾盆,可怕的雷霆之威犹如末日雷劫般,不断的轰落而下,一道道闪电划破了长空,降临大地。

  安静的古峰下,翠绿的古树间,小屋之外,暴雨雷鸣,喝着酒的秦问天突然站了起来,仰天长啸,朝着某个方向快速飞去。

  「啊……」

  但就在这时,暴雨之中,一道绝美的身影站在那,沐浴在雷霆闪电之中,她衣衫被暴雨打湿,完美的身材更是被勾勒得淋漓尽致,长发湿漉漉的,惊世脱俗,她看着秦问天,道:「你去哪里?」「滚。」秦问天停了下来对着她咆哮道。
  「你这样对得起为你死去的那些前辈吗?对的起在远方等你的妻子吗?」神女霓裳道。

  「轰。」秦问天眼中闪过一道可怕的邪芒,他身体犹如闪电,降临神女霓裳面前,双手直接扣着她的手臂,眼睛泛着可怕的血芒,好似要将那绝美的娇躯吞掉。

  「我让你走,为何要回来。」秦问天大吼道。

  「因为我相信,秦远峰的儿子,不会这么无能。」神女霓裳美眸冷冰冰的看着秦问天,声音犹如天地间的神雷般,震颤在秦问天的脑海之中!

  秦问天内心猛然间颤了下,那双充满血丝的眸子时而又有一丝清醒,他的身体在痛苦的挣扎着,漫天的暴雨雷霆依旧不断倾洒而下,落在两人的身上,在闪电光芒映照之下,神女霓裳的那张绝色容颜更是美到令人心颤,被暴雨淋湿的衣衫紧贴着身体,勾勒出完美无缺的曲线。

  但此时的秦问天却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他的双手扣入神女霓裳的手臂中,眼眸中的血光更加炽热了,但看到那双清澈绝美的眼睛,他又犹豫,无比的痛苦。
  「啊…」一声低吼,秦问天双手一撕,将神女霓裳手臂上的袖子都撕裂,白皙的玉肌暴露在外,是如此的诱人。

  这一刻秦问天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欲念横生、暴躁的情绪也随之而来,一把将神女霓裳诱人柔软的娇躯抱入怀中道:「我早让你走的,你自己不走,到时你可以不要怪我!」神女霓裳被秦问天强势抱入怀中没有任何挣扎,也没说话,只是用冰冷冷的美眸望着秦问天的眼睛。

  秦问天红着双眼一把将神女霓裳拦腰抱起,身形一闪回到了小木屋中,刚进屋开着的门也随之闭合。

  随着门的闭合,一道闪电划过乌蒙蒙的雨空,刹那间闪电将小木屋照亮,照映出屋内的两人。

  房间内的两人依旧抱在一起,身上衣物都已经被雨水完全打湿浸透,紧紧的贴在身上,相贴的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温度。

  呼呼的喘着气,看着如此诱人的娇躯在怀,秦问天最后的一丝的理智消失,低下头一口吻住的神女霓裳的红唇,用力的吸允起来,大舌头直驱而入攻进了对方的小嘴粗鲁的搅动着。

  同时双手也不停在神女霓裳玲珑有致的娇躯上胡乱游走,肆意的揉捏。
  而观神女霓裳出奇的没有任何的挣扎,任由秦问天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只是她的美眸依旧冰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看着秦问天。

  失去理智的秦问天根本没有去理会神女霓裳那冰冷的眼神,一把将她推到在屋内的木床上,疯狂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很快地上出现一堆神女霓裳圣洁的衣物,而床上一具洁白、毫无瑕疵的玉体完全的呈现在秦问天眼前。

  神女霓裳不愧是名闻天域的第一美女,不仅拥有绝世无双的美貌,身材也是完美到淋漓尽致,任何男人看到肯定都会把持不住自己,更不要说此刻已经失去理智的秦问天,而且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可言。

  他撕扯掉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后,直接将自己的雄壮的身躯压在神女霓裳娇小的玉体上,疯狂的乱吻,大手四处游走,很快神女霓裳圣洁、被天下男人渴望而又不得的玉体被秦问天的大手摸了个遍,高峰、幽谷无一例外。

  屋外的大雨还在倾盆而下,忽然的一道闪电再次将小木屋内照亮,只见屋内的小木床上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

  秦问天雄壮的身躯将神女霓裳娇躯的玉体压在身下,并且分开了她修长的双腿,扶着自己坚挺的下身对着神女霓裳最那神秘的幽谷靠去。

  神女霓裳没有反应,还是用她们冰冷的美眸看着眼前的男人。

  咔嚓一声闪电再次闪过,当屋内再次内照亮的时候,屋内床上的一对男女已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而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男人没有照顾女人的初次的破瓜之痛,马上就开始了无情的抽弄。

  神女霓裳没发出任何声音,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眼神冰冷冷的看着身上的男人,好像要把身上的男人牢牢的印在脑海里一样,而然她的两只紧抓着秦问天粗壮的手臂的玉手,出卖了她此刻所承受的无尽痛苦,每一次的挺动,抓着秦问天手臂的玉手也越紧一分,指甲也渐渐的秦问天手臂的肉里,血液也渐渐浸出。
  屋外的雨声淅沥沥下着,屋内小木床咯吱咯吱的摇晃着。

  一切归于平静,屋外的雨夜渐渐停止,秦问天抬起上半身看着身下娇喘吁吁的美人问道:「你后悔么?」一场激情的性爱下来神女霓裳原本冰冷冷的眼神中多出了许多迷离的春意,一眨不眨的看着压在自己的身上的秦问天,没有回答问题。

  见对方没有回答只见,秦问天又开始抽弄留在神女霓裳体内的男根,神女霓裳精致的秀眉微微皱了一下,随着秦问天的抽动感觉下体快要裂开,但她什么也没有说,依旧默默承受着。

  在接下来的数个月中,秦问天都沉浸在肉欲之中,几乎每天都在神女霓裳身上索取着,可以说是整日宣淫。

  神女霓裳也没任何抵抗,任由秦问天在自己身上索取,而且也越来越顺从,配合着秦问天无尽的索取。

  有一天,两人激情过后,秦问天刚从神女霓裳的销魂洞中退出翻身睡在一旁闭眼喘息着,随即神女霓裳慵懒赤裸的娇躯马上就贴了上来,趴在秦问天的胸膛上抱着秦问天。

  过了一会儿,只见神女霓裳伸出一根洁白的玉指在秦问天的胸口轻轻的画着圈头也不抬的问道:「你要一直这么堕落下去么?」秦问天伸手抬起女神霓裳精致的下巴,四目相对邪邪的笑道:「有你这个天域第一美女陪着我,就这样堕落下去那又有何妨?」

  「好!那我就陪着你一直堕落下去。」神女霓裳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冰冷,此刻的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春意,可谓是百媚横生,睁着慵懒的春眸看着秦问天微笑道。

  看着神女霓裳满是春意的笑颜,秦问天也笑了,一个翻身又将神女霓裳压在身下道:「那我们就一直堕落下去吧!」接着两人的性器再次结合在了一起,床又开始了咯吱咯吱的晃动。

  而在秦问天整日宣淫这数个月里,仙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都和秦问天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然而这些变化现在仿佛都和秦问天无关,他在神女霓裳的陪伴下整日宣淫、夜夜笙歌。

  在那间小木屋的木床上,神女霓裳全身赤裸侧躺在床上,一条玉腿高高抬起,以方便身后的秦问天更加的深入她的体内。

  「啪啪啪!」

  秦问天每抽动一下,神女霓裳绝世唯美的玉脸上都会露出满足愉悦的笑容,红嘴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呻吟。

  随着两人的动作木床也不停的发出声响。

  咯吱……咯吱……咯吱

  就这样数十年过去了。

  本文毕竟是改编文,所以本文的内容在情节发展和时间跨度上和原文肯定是不一样的,如果有看过原文的读者请不要过多纠结。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AV之家,AV视频,AV电影,AV在线,欧美AV,日本AV在线视频网站 黄色网站 成人色情 色情成人黄色网站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